家谱周报
jiapupeixun.png

蔡元培《邑前毛氏族谱序》校录叙略

时间:2020/7/14 8:51:27   阅读:0

浙之毛,首推三衢。三衢毛,尤以古之西安江山二邑为盛。古浙之西安,今衢州地,亦称信安。信安境内有三衢山,峰岩奇秀甲于一郡,唐因取名为州。江山旧称须江,唐武德四年(621年)分信安置须江县,五代唐长兴二年(931年)吴越国改为江山县。

江山毛,在城者,县治前为盛,乃邑前毛也。在邑之南隅,则清漾为盛。在邑之西隅,则棠峰为盛。旧称江山毛三大族。

考其源流,棠峰毛始迁祖为湖州人毛任。唐武德五年,毛任为须江主簿,秩满后定居江山。其后裔居坛石潭边、淤头市上村、卅六都、大桥镇仕阳、大桥等地。而湖州毛始祖系毛宝第四子毛继之(旧记作宝公第三子)。毛继之约于东晋·咸和七年从信安移居。

据柯山旧牒,毛安之为宝公第四子,晋授朝郡守,居杭州。有四子:潭、泰、邃、遁。哲按:毛安之有军事才干,累升至抚军参军、魏郡太守、右卫将军,朝廷追封其为平都子。子毛潭嗣封爵位,官至江夏相。记毛俊之为宝公第二子,为益州派,后裔未详记。盖毛穆之任益州刺史时,弟俊之从而留居四川。

001清漾老谱 吊线谱.jpg

清漾老 吊线

毛宝死后,长子毛穆之袭爵。毛穆之历任扬威将军、颍川太守,都督宁州诸军事、扬威将军、宁州刺史,宝死后嗣爵州陵侯,官至都督梁州之三郡军事、右将军、西蛮校尉、领建平太守,镇守巴郡。因平蜀功大,惠及子孙,晋简文帝司马昱封毛穆之次子球为都乡侯。

升平四年(360年),桓温受封南郡公,朝廷因毛穆之受封的州陵县隶属南郡,于是改封毛穆之为建安侯。后病卒于巴东军中,墓在安徽当涂县。

毛穆之病死巴蜀后由长子毛珍嗣爵,官至天门太守。毛穆之有八子,即珍、球、璩、璠、瑾、瑗、玢、瓒。子毛球曾任梓潼太守。子毛璠曾任宁州刺史。子毛瑾任西夷校尉,后为使持节、监梁秦二州军事、征虏将军、梁秦二州刺史、略阳武都太守。子毛瑗曾任蜀郡太守,后任辅国将军、宁州刺史。

八兄弟中以毛璩最为知名,淝水之战中,就是负责追击的将领,把苻坚赶得风声鹤唳。毛璩曾任右将军参军、卫将军参军、征虏将军司马,升宁朔将军、淮南太守,不久补调为镇北将军、龙骧将军、建威将军、益州刺史。

永嘉之乱后,五胡乱华,北方一片狼藉。南渡的中原士族大多有定居江南之心,无复北向。毛宝为庐江太守时,与东阳郡太守羊鉴有深交,曾两次赴金华看望羊而路过信安县地。宝见信安山水相环,有秩满隐居之心,并将此意告知羊及儿子。毛宝死后,庾亮的侄儿庾友继任东阳太守。庾、毛两素为世交,休戚相共,毛宝人遂在信安城南里许(今毛田铺)购置田产,筑室而居。

002毛宝画像 取自江山邑前毛氏族谱.jpg

毛宝画像 取自江山邑前毛

公元405年,焦纵兵变,“遂共害璩及瑗(之前还有瑾),并子侄之在蜀者,一时殄没。”义熙中,论璩讨桓玄功,追封归乡公,食邑信安(今衢州),一千五百户。毛璩兄球之孙祐之斩玄有功,封夷道县侯。

毛璩有四子,即宏之、韶之、敏之、歆之。由璩子宏之嗣爵位。四子皆有官职军衔,在衢守丧尽孝三年之后,毛韶之赴任松阳,毛歆之赴任南京,子孙便在任地安居。毛宏之与毛敏之则弃甲归田,用爵位奉禄购置田地和山场,开始苦心经营毛田铺和烂柯山毛坞。他们在衢州安立业,后裔繁盛,世称三衢毛称信安毛

清漾毛、邑前毛皆毛宝孙毛璩之后。南齐武帝永明年间,毛璩五世孙毛深因今全旺、大洲诸地置有产业,便从信安城中移居柯山之东南。其裔孙有分居全旺毛、大洲、廿里、黄等地的。毛深弟湛分居江山洪坦,澄居郭川,汪居乌头,沉居川石。毛深长子元琼,梁·大同年间又迁居江山清漾。璩之后裔居三衢者,皆尊毛璩为三衢毛始迁祖。

003归乡公毛璩画像 取自江山邑前毛氏族谱.jpg

归乡公毛璩画像 取自江山邑前毛

邑前毛始迁祖为南宋宣教郎毛庭兰,系出三衢毛西安派。载,端平二年,毛庭兰“辞归,乐江山风俗纯美,卜居于安和坊”。而据《江山市志·》载:南宋·端平二年“衢州人毛元达从衢入赘江山蒋,后裔分布城关镇、淤头棠坂、江郎雅阍、吴村水晶山底、坛石、敖村、溪头、双溪口东积尾、界牌和仁等地。”事实上,二说并行不悖。

毛庭兰有子三,元辰元达元杰,唯达杰二派留居江山安和坊,长子元辰一派留居柯山原籍,庭兰或依附幼子而居。及元达之子毛麟(行泰二,德祥,号菊所)于元初辞官不仕,以银3000余锭扩置邑前(县前)安和坊旧宅。故后裔撰,以达杰共为邑前毛始迁祖,子孙乃奉翰林公毛庭兰为一世祖。

清漾毛、邑前毛皆源出三衢毛,一迁于梁·大同年间,一迁于南宋·端平二年。嗣后繁族茂,于江山镇安(含清漾)、江山邑前(在城)形成颉颃望族,蔚为大观。生齿人物,如泉之涌。

004邑前毛氏祖毛庭兰像_取自邑前毛氏族谱.jpg

邑前毛祖毛庭兰像_取自邑前毛

北宋待制公毛渐始纂辑名《毛》,并无“清漾”二。毛渐修谱是以整个衢州,甚至是整个江南为范围纂《毛》的,也因此才奉毛宝为江南毛一世祖。晋宋之间,三衢毛多散居在镇安与信安两地,自然内以此两地毛为详。

民国《衢县志》卷十一“族望·柯山毛”载:“晋毛璩之后,宋有毛友(居鹅笼山)、毛自知(全旺毛),总称柯山毛族。江山亦其分支,每岁时至柯山展墓。”毛友、毛自知皆为清漾毛十二世祖子晋之后。

子晋公是清漾公五世孙,自清漾迁居镇安(相距不到3里),其后裔在镇安、西安两地多有产业和居宇,在子晋十三世孙刑部尚书毛文典始迁居衢城后,清漾宗人目其支为西安派。

清漾称广渡、礼贤、淤头、镇安、西安、东库、葛山、邑前毛祠,皆子晋公之后裔。实际上柯山毛、贺州毛衷、江西毛让、龙游毛(毛让兄毛巽之后裔)、义乌绣川(於潜令毛国华后裔)等支也出自子晋一脉。

自宋瑞明殿学士兼礼部尚书毛友、毛幵父子从江山石门(镇安)迁柯山隐居后,西安派子晋裔孙在柯山形成望族。有旧亦称毛友为柯山毛始迁祖,实际上,自毛璩五世孙毛深之始,毛即已迁居柯山。

毛友是毛庭兰的旁系先祖,高祖奎与毛友是亲兄弟。而邑前毛内奉毛璩为柯山毛始迁祖,可见三衢毛是将在衢城及柯山等地的毛总称柯山毛族,以别于江山等地的毛

005清漾毛氏族谱 同治己巳年修.jpg

清漾毛 同治己巳年

清漾毛自十二世祖子晋、子产公后,裔孙繁盛,迁徙不一,随处散居,至毛渐始撰《毛》时已衍为十四派之多,明宣德年间三人毛丽考记甚详,其云:

“昔待制公修谱以子晋、子产公为清漾、镇安之派,以子晋十世孙安为新宅派,彭为礼贤派,十三世孙文琠为西安派,从监为书堂派,从袭为祖宅派,从诏为新仓派,业为广渡派。十五世孙士廉为葛山派,景芳为上冈派,国材为西冈派。以子产公五世孙晏为东宅派,十七世孙镇为塘陈派,陟为里畲派。廿十世孙炤为兰溪横山派。虽列一十四派,而新宅、书堂、新仓、上冈、西冈、塘陈七派,著其嗣皆不十世,其地今也无其人,故不图其派,皆并入子晋、子产公总图之下,但于名下注曰旧为某派。唯图礼贤、西安、广渡、葛山、东宅、里畲,沙村、塘源八派。”

清漾内西安派是个很独特的存在。唐末五季到宋初,子晋公位下裔孙出取簪缨、中举进士者不少,且很多是位高权重。至渐公修谱时,清漾毛就已经出了四位尚书,分别是礼部尚书毛可游、毛延邺,工部尚书毛让,刑部尚书毛文琠,四人中三人是子晋裔孙,让公是否,待考定(据哲的考证亦是)。

渐公之前,宋代清漾科举进士者有十个,如毛维藩、毛维瞻、毛维甫、毛抗、毛国华、毛恺、毛规、毛渐等皆是子晋公裔孙。故子晋后裔多有迁居衢城之举(以便交游),然镇安等地的祖屋产业依旧保留,因而清漾内将远在衢城和近在镇安的文琠后嗣皆记作西安派。

如毛友、毛幵父子亦是西安派,是子晋公留居镇安(今称石门)之裔孙,再迁至柯山隐居著述。又如毛维瞻居衢城,又建白云庄于江山石门(宋赵抃有《过白云庄四咏》,同治《江山县志》谓“白云庄在县南三十五里石门”)、毛滂携童仆就读于清漾的仙居禅寺(王安石、毛渐、毛抗、毛国华等曾在此读书),以至于毛友父子、毛维瞻父子的籍贯,邑志中有写作浙衢西安人,亦有写为浙衢江山人,大体就是这类原因。

006镇安、清漾附近的石门,正对须江,犹如江门.jpg

镇安、清漾附近的石门,正对须江,犹如江门。

元丰六年毛渐《毛成后,历宋元以至明初,这中间隔了二百八十六年未有重。到明洪武二年,三十七世孙世良、颐道两人发起第二次续。他俩“旁求广搜,得遗于嵩高柴,流派源委,传世讳一一考正,昭穆世次有条不紊,祖宗传世源源不竭之美不至中绝”。

世良、颐道的二修谱是以渐公初为底本的续续录,可以说保留了很多宋元时期的资料,非常珍贵。从中也可以看出些许端倪。如今一般以业公为广渡始祖,而二序称“琼公厚德深仁...以至其元孙子产、子晋兴焉。子晋四传而广渡,十传而礼贤,十二传而书堂,十三传而西安,十五传而葛山,葛山三传而大谏公出焉。”可见业公八世祖思敬即已迁居广渡。

唯渐公修谱时,由于当时种种原因,未能把广渡一支同时写入中,后人续修谱时,致使广渡一支,自始迁祖廿四世的毛业父亲斌公以上,十六世思敬公以下,失记六代之名。这倒是不能偏责于渐公,“广渡—派其时人才熙熙,对修谱之举或傲于请,渐公或难于请。”

清漾毛衍派极多,宋元之际即有旧说一十四派,至明代三时厘定整理为八派,至清代后再次衍脉分支为十八派,旧亦称清漾毛十三祠十八派。像广渡派、西安派这类族内望支,完全有能力、有可能“各自系其”的。

如明代清漾族人请赵桧主的《信安》仅详记清漾錞公之后,于礼贤、淤头、广渡、塘源、沙村等派只印了过去的旧资料,更是表明了这一点。嗣后,清漾祖宅派三十九世孙乡贡进士毛丽续,四十二世孙毛恺嫡孙湖广辰州府知府允让奉祖父遗稿重时,虽然相继改正弥补了赵桧版的不足,将广渡、礼贤、沙村等支系重新编入中,但资料的阙如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如广渡派廿三世斌公以上,思敬公以下缺六世名,毛丽他只以‘某’实其格,绝不乱填。又如九世天袐公以下十四世,亿、庆兄弟以上缺十四世名,内也不乱载,显然是实事求是的态度。又如清漾内缺载了自衢迁徙江西龙城的毛让公先祖世系的记录,缺载了自衢迁徙龙游的毛巽(毛让哥哥)一支的相关史料,缺载了葛山派毛国华后裔的记录,缺载了自衢迁徙江西鄱阳的毛延康支系的记录,缺载了自衢迁徙贺州的毛衷公支系的记录,凡此种种,皆表明,今存清漾内子晋公(镇安)一脉的记录有待后人详细考证和补充完善。

记毛丽他“广询博访,幸获古残于江下支所,所记广渡派尤详,遂知所失世次,得以参考订正,分图各派,序其由于首”,说明了至少在清漾四时,广渡派才重归清漾牒中。也说明了在这之前,广渡派是有自行修谱的,一如后来的邑前毛和柯山毛、清漾毛之间的关系。

007清漾毛子水故居 铜像.jpg

清漾毛子水故居 铜像

只不过邑前毛没有像广渡支系一样,附于柯山、清漾毛牒中,而是自成一脉,形成望族。当然,追远溯祖,要之皆是归乡公之后,元琼公之裔。清漾毛盛名于五季和宋元(主要是子晋公位下裔孙出了五位尚书,即毛延邺、毛可游、毛文琠、毛让、毛友,天祕公裔孙毛晃职任南宋户部尚书、子产公裔孙毛天叙南宋职任礼部尚书),明清复振(子产公裔孙明代毛恺三部尚书之盛名),民国则有毛子水文曲星耀于天。而邑前毛迄自宋末元初分支立派,至明清之际藩族茂,亦蔚然成为邑内望族。

邑前毛族知名人物,明代主要有南京刑部秋台毛鼎元、漳浦司训毛瑚、鸿胪寺左政毛文兴、山东总兵毛邦贵等。清代,邑前人物大量涌现,仅乾隆一朝,即举武进士六人,毛鹤筹、毛大凤、毛殿楹、毛映莲均为都司、守府,毛秉刚官至广西右江镇总兵署广西提督,建功立业,名彪史册。

晚清至民国,邑前著名人物有:创办江山中学堂并延聘马叙伦、余绍宋执教的浙江省第一届参议会参议员毛云鹏,曾任国民政府教育部与北大研究生院秘书兼编审、历任厦门大学、中州大学、国立英士大学教授的毛常,浙江医学院教授毛咸,曾任冯玉祥秘书、民国政府驻俄领事馆领事、历任北京法政大学、暨南大学、上海法政学院教授的毛以亨,慈善、教育、暨南大学和复旦大学教授、国大代表、熊希龄夫人毛彦文,国民党军统局将领毛人凤、毛森、毛万里等等。

民国时期,清漾毛有过二次续,分别是民国四年,民国廿五年,皆是毛子水父亲毛世卿主纂,毛子水有过协助。除继承老资料外,毛子水也增补了一些资料,如汲古阁本《晋书》中的毛宝传、毛穆之传、毛安之传、毛璩传。张居正答列卿毛介川书、王廷传。毛子水并作了些考证、说明。

008清漾祖宅匾额-胡适之题.jpg

清漾祖宅匾额-胡适之题

民国廿五年续时,由毛子水请胡适题了族封面。但此题寄到时,已装订完毕、故没有用上,但其原作仍在。早在民国廿二年清漾祖宅建时,就由毛子水请胡适题了“清漾祖宅”的大门匾额。又请了北大教授瑞安陈发宸(介石)写了一编序言。

无独有偶,邑前毛民国十九年(1930)所,也是请了当时的名流作序,前有扬州学派代表人物李详(审言)之《序》(广东梅县孙亢曾书),蔡元培手书之《序》次之。

李详序乃受教育部部长蒋梦麟之嘱而作,蔡序乃是受邑前族毛常(夷庚)之请而为。两《序》都对邑前毛大加赞扬。李详说:邑前族深谙古人,族设衣衿长之例与躬犯大不韪将螟蛉志入两端,“诚可为修谱者之准的”。蔡元培谓:“义例之精,当为特创之著,而实可为近代修谱者之准的。”

蔡序在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《蔡元培全集》中并无收入,独存于1930年版《邑前毛》中,且是依照蔡先生手书椠刻,十分珍贵。因是书法手书,并无标点,现辑录校对、句读并叙略如下:

江山縣邑前毛族譜序

吾浙衢州江山縣毛,族至蕃,居邑前者尤為箸戴之甲,故以邑前毛為標識。今教育部秘書毛君,昔通雅故,適其族人續宗譜告成,乞余為序。余與毛君同,溯源有周,為文之昭。遙遙數千載,演迤蟬嫣,至有今日。各以君出臣出,著有歧分之異。今取其譜讀之,自毛伯以下,凡見於史傳者,無不一一可稽。昔顏師古雲:“近代譜牒,妄相托附,追溯昭穆,流俗學者共祖述焉。”此師古注《蕭望之傳》語,具見唐代譜牒已不可信,毛安得羅列名不相雜廁如此?!天臺齊息園侍郎一序,所以稍示不滿,通人之見一也。余謂此必毛先人循舊譜之說而無以難之,故亦不敢竟廢。然至遷江山安和坊,居邑前者為始遷之祖,以下世次皆秩然不紊,又無傅合史傳之失,蓋後人視前為加謹焉。班孟堅言,馮商稱張湯之先與留侯同祖,而司馬遷不言,故闕虧。孟堅之不信馮商歟。邑前以後之譜之不摭史傳,一從其慎。可知邑前以前之譜亦流俗祖述之本,與師古之見相類,而後之慎可以蓋前之愆,私之譜牒亦有未可竟廢者。此譜之善,吾友揚州真化李君審言曾舉其義例之精當,為譜特軔之著,而實可為近代譜者之准的。今觀其譜,既不以畢門圭竇淩蔑齒德,又不以果裸之祝溷瀆支庶,一舉而數善備,而袞斧之義寓焉。江山距吾縣西南,風土樸野,民俗醇厚,而毛蔚為諸族之冠。詩雲:“本支百世,不(丕)顯亦世。”其庶幾副譜例之善,敦篤不忘也哉!民國十九年六月 日蔡元培撰。

009蔡元培先生像.jpg

蔡元培先生像

哲按:毛出自周王族,受鼻祖为毛叔郑,本名氂季载。史籍误为冉季载(司马迁《管蔡世》写作厓季载)。周文王姬昌之嫡幼子,周武王姬发同母弟。武王四年,文王幼子冉季载随武王嵩山祭天,赐爵郑伯(见天亡簋)。冉季为成王小叔父,故又称叔郑。周武王灭商前食邑陈仓(陕西古陈仓),周武王灭商后受封邰地(今陕西杨凌示范区,盩厔、武功)。文王幼子实际称谓应该是爯季或季爯(载)。配合称就是氂季载。初食邑在古陈文王幼子实际称谓应该是爯季或季爯(载)。配合称就是氂季载。仓,陈仓之名源自爯季地、古仓侯地的合称,也就是文献里的芮地。邰城古也称氂城。所以毛拥有西周五土之芮地,邰地,京郑之地。周初封建,遵循长子封于外,次子承继的规制。毛叔郑(冉季)长子受封派为芮,即尚书顾命篇中芮伯,封地在畿内宝鸡汧阳一带。次子中旄父受封派为毛,即尚书顾命篇中毛公,封地在畿内扶风盩厔一带。幼子受封派为南宫,称南公,封邑在京邑(扶风)。南公子嗣受封建国于汉水,即汉阳诸姬中的曾国。左传僖公二十四年:“管,蔡,郕,霍,鲁,卫,毛,聃,郜,雍,曹,滕,毕,原,酆,郇,文之昭也。”文昭十六,毛蔡居其间,故蔡元培说:“余与毛君同,溯源有周,为文之昭。”

蔡元培(1868-1940),鹤卿,号子民,浙江绍兴府山阴县(今浙江绍兴)人,祖籍浙江诸暨。民主进步人士,教育、革命、政治。国民党中央执委、国民政府委员兼监察院院长。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。1916年至1927年任北京大学校长,革新北大,开“学术”与“自由”之风。任北京图书馆馆长达12年之久,对北京、上海等地图书馆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。蔡元培早年受乡贤章学诚的影响,对篆史、编志、修谱一直十分重视,也颇有造诣。

“毛君’即指毛常(1881-1951)。毛常原名翔,夷庚,衢州江山城关人。清宣统元年(1909)科拔贡第一名。辛亥革命后,任教龙游书院。1916年在北京大学文学院作旁听生,钻研中国古典文学,对《易经》有独到见解,为蔡元培校长赏识,1919年聘任为讲师。1923年后,曾两任厦门大学讲师、河南中州大学教授。抗日战争爆发,回江山避难,自奉俭朴。1938年秋任江山县立初级中学筹备处主任,惨淡经营,学校初具规模。抗日战争期间,先后应邀赴上饶第三战区将校读书班、玉山浙赣铁路局与衢州专员公署讲授国学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出任英士大学教授。毛常著有《国学讲述》等。

蔡元培与毛常私交甚厚。1919年,毛常被蔡元培聘为北京大学讲师,同时也请作庭教师,为女儿威廉讲课。在毛常的辅导下,威廉于国学方面大有长进。蔡先生曾有一封亲笔信对毛常备加称赞,云:“问之威廉,则曰惟有先生也。”1923年春,因不满北洋政府教育总长彭允彝破坏法制的行为,蔡元培提出辞职,离京南下。秋间转赴欧洲,从事研究和著述。毛常因之也从北大辞职,以表共进退,去了厦门大学,和鲁迅、林语堂等人一起,同为该校国学系教授。

1927年,蔡元培回国出任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期间,聘毛常为大学院秘书兼编审委员。正因为有此不凡的亲密关系,蔡元培欣然受毛常之托,为《邑前毛》作序,并亲笔书写。

010邑前毛氏宗谱 民国十九年续辑版.jpg

邑前毛 民国十九年续辑版

文中蔡元培对《邑前毛》内“自毛伯以下,凡見於史傳者,無不一一可稽。”表示十分惊讶,也持怀疑态度。他赞同颜师古的观点,认为“近代谍,妄相托附,追溯昭穆,流俗学者共祖述焉。”认为“此必毛先人循舊譜之說而無以難之,故亦不敢竟廢。”虽如此,蔡元培对《邑前毛》还是肯定的,特别是对邑前毛以下世系确认不疑,认为“后之慎可以盖前之衍,私煤亦有未可竟废者”,评价甚高。

蔡元培先生对《邑前毛》是做过认真研究的,他的观点与乾隆二十七年天台齐召南序中的观点有点类似,二人都对毛“自毛伯以下,世系条然不紊”持不可信之态度,不大相信“毛安得羅列名不相雜廁如此?”蔡序认为“天臺齊息園侍郎一序,所以稍示不滿,通人之見一也。”

哲以为,二先生序邑前毛,或未能一睹同在江山邑内的清漾,否则不会出此信今非古之论。正如前所叙,自北宋元丰二年渐公始撰,三衢毛世系从无断流,族内各代修谱先贤皆呕心沥血旁求广搜,流派源委锱铢必较,传世讳一一考正,历宋元明清至于民国,已有十数次订之多。虽然其中不乏尚有遗漏、舛误、乖离之处,但从主干来说,皆遵循了“信者传信,疑者传疑”的史修谱原则,内资料大体可信。

以清漾、邑前二为例,既然蔡先生认为明成化年间毛鼎元始邑前以下世系卓然可信,则清漾毛毛恺裔孙毛允让于万历年间修谱也当可信。推而向前,则经赵桧粗,三十九世孙毛丽续、德州同录的清漾资料也当可信。继而推之,明洪武二年三十七世孙毛世良渐公初篆为底本的续录续也是可信的。进而上溯,北宋元丰二年毛渐公修谱依据的是“乃梁尚书兵部知事贾贽所上之本”,且毛渐毛渐匡正了贾贽本的一些与史传不同之错误,同时也辑录了当世其生前所见三衢毛的仕宦名录、科第进取、支系迁徙等相关的一些史料。即算对西周毛伯至于毛宝之间的世系传承有疑,然自毛宝而下,毛宝族三世拥旄,五世死难之事于史书历历,据史修谱,焉可不信?更何况,州陵侯(毛宝)自叙世次云“十三世祖苌公而上四十世为始封之毛公”甚备,自苌公而下世系传承脉络分明,又岂能以于史无据而一言而否之。

清漾邑前两,述毛世系有很多类同处,但也有一些异词。譬如,清漾以叔郑为毛一世祖,邑前以周文王为一世祖;江南世系,清漾谓四世毛璩子宏之生元护,元护生嗣之。而邑前谓宏之生祐之,祐之生元护,元护生嗣之。两于北方与江南世系各差一代,总世系至毛元琼时已相差两代。另外清漾是将子晋公十三世裔孙毛文琠记作西安派祖,而邑前是认为,西安派始祖非文琠,而是子晋公。记子晋公居于衢州西安。

哲以为,元琼公始迁居清漾,既然为不刊之论。则同为元琼公五世孙的子晋、子产公居于清漾、镇安是比较合理的情形。清同治《江山县志·城垣》所载:石门“大司徒坊,为毛可游建”,“尚书坊,为毛文琠建”,亦可为一证。毛可游、毛文琠父子仕宦南唐,子孙因之而始迁居于交通交游更为便利的衢城,也是情理之中的举措。故这点上,哲还是相信清漾的记载不为失真。

值得指出的是,邑前中多见历代非本达官贵人为之作序,从中也可一窥明清乃至民国期间邑前毛族人仕宦交游情形。但很少有宋代之前先祖修谱情况的追记,只存有一篇《毛源流》,对自苌公而下至于邑前始迁祖毛庭兰,千数百年间父子相承,源流委派,叙述较详。世系传承情形基本和清漾内说法累同。对始迁祖毛庭兰之上先祖,只作图系,而不详记。盖是遵循始迁祖之上削而不录之撰法,且将毛伯以下至于南宋始迁祖毛庭兰厘作八十五世,作为图传,符录于邑前毛之前,无怪乎后人生疑。

清漾则不同,内存有毛宝自序,初篆者毛渐公序,二者毛世良序,续者姻亲赵桧序,三、同者毛丽、毛德州序,四者毛允让序,清乾隆年间毛溥、毛兆瑛重辑序等,多是族内先贤亲力亲为,记述了当时修谱的真实。观其谱序,可知前贤修谱不易。牒传世之难,资料搜罗之艰,是今人不可想象的。清漾世系传承有序,资料详实可稽,或可称具三衢毛祖牒之实。尤其是允让公的《迁徙考叙》记录了自毛宝以下,各代先祖分派徙居之情形,为后人留下了详尽的资料,这些都是邑前毛不具备的。蔡元培生前若能批阅到清漾毛,相信其为邑前毛作序当有不同于此的写法。

参考文献:

1.清漾毛.[江山]合派汇编.光绪葵巳年辑本

2.毛继善.邑前毛:九十六卷:[江山]民国19年(1930),木活

3.李慧.蔡元培牒学思想述论.绍兴文理学院学报.2019年3月第39卷第2期

4.钱斌.蔡元培佚文六篇辑录并述略.图书馆杂志.2008,27(6)

5.毛冬青.江山邑前毛及其宗概述--兼说与清漾毛族之渊源.与中国文化——浙江研讨会论文集.

6.蔡元培.蔡元培自述.北方文艺出版社.2012-07-01

本文作者:毛天哲

会长推荐,必属佳文!《家谱周报》邀您留言评论...

以下是对[蔡元培《邑前毛氏族谱序》校录叙略]的评论,总共:1条评论
毛*畅    2020/7/22 16:57:53

欢迎毛氏家门,为了寻找我的家谱,已经苦苦寻找多年,请路过的家门,与本人联系:微信号MYC2012502NW QQ群号:311503293

1
jiapupeixun.png

热门文章